【中国那些事儿】英国学者:中国崛起是一个伟大的、非同寻常的历史时刻

时间:2019-04-25 10:44来源:大西北网 作者: 点击: 载入中...
  中国日报网4月24日电中国将成为怎样的全球大国?这是全世界都在关注的问题。前段时间,在美国缅因州举行的第32届卡姆登年会上,英国著名汉学家、剑桥大学高级研究员马丁•雅克就此发表了主旨演讲,称中国强劲的经济实力、对发展中国家的重视,以及“一带一路”倡议都将在塑造中国的全球角色中发挥重要作用;而西方在面对中国的崛起时,不能固步自封,而是要摆正心态。以下为演讲摘编:
 
  马丁•雅克关于“中国将成为怎样的全球大国”的演讲视频,在YouTube上的点击量至今已超过20万。图片来源:视频截图
 
  中国将成为什么样的全球大国?十年前,探讨这个问题或许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急迫性。当时我们虽然可以看到中国急速崛起,但还不会认为它崛起到了全球大国的地步。十年后的今天,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 
  在这十年里,中国经济规模翻了一番。中国的对外政策发展到今天也变得外向得多、开阔得多。中国不再仅仅被动地接受全球化及其规则,而成了全球化的构筑者与塑造者。
 
  中国作为全球大国的特征,首先当然是中国的经济实力。我们必须承认中国的经济转型令人瞩目,2015年时中国GDP在全球总量中的占比就已经超过了15%,现在已经达到了16~17%。这非常了不起,要知道1980年中国GDP在全球占比只有1%。到2030年或2035年——预测不一定那么精确——中国贡献的GDP就会达到全球总量的三分之一,这个比例也是中国1820年所占的比例。所以其实这是有传统可循的。正如我刚才所说,中国的经济实力可能发展得极其强大,远远大于现代史上的任何强国。
 
  到2030年或2035年,中国贡献的GDP可能会达到全球总量的三分之一。图片来源:视频截图
 
  中国作为全球大国的第二个特征,是它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。我认为中国对外关系中战略优先级最高的是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。要解释这一点,关键是要理解中国从哪里来。1978年中国刚开始改革开放时非常贫穷,人均收入甚至低于许多非洲国家,所以它对发展中国家有某种亲近感,它能够理解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各种问题。中国与非洲的友好关系可以追溯到1950年代,这样的友好关系对中国十分重要。但更重要的是,中国认为自己能够理解发展中国家,理解它们遭遇的困难。我认为中国的这种认知也挺有道理的,中国当然比美国和欧洲更熟悉发展中国家的情况、经历和需求,因为这些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思维差异太大了。所以中国认为自己的未来与发展中国家有紧密联系,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会和非洲国家往来如此紧密。许多人批评中国与非洲国家的关系,但如果你看看非洲国家的民调结果,65%的非洲人对中国的态度是比较正面的。中国对非洲国家的原材料提出稳定需求,导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,这也是过去十年部分非洲国家经济增长率如此亮眼的最大原因。
 
  另外,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。今天,发展中国家对全球GDP贡献达到了61%,发达国家占39%;根据预测到2030年,被称为“南方国家”的发展中国家将贡献67%,发达国家只33%。所以,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的人口大国,自然会高度重视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。
 
  根据预测到2030年,“南方国家”对全球GDP的贡献将达到67%,发达国家只33%。图片来源:视频截图
 
  第三,一带一路。中国在与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打交道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经验。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,中国拥有卓越的基础设施,包括高速公路、铁路,它的高铁网络里程超过全世界其他国家总和。中国的基础设施的确是超一流的,而它对中国的发展又如此重要,它带来的连通性使市场能够长足发展。而中国人对一带一路的想法是,“既然基建对我们有用,为什么不能应用于中亚、中东、东南亚等地区的国家呢?”我认为中国是这样看待一带一路的。而且我们要知道,欧亚大陆聚集了全世65%的人口。
 
  如今情况如何呢?“一带一路”沿线许多国家的热情也非常高涨。已经有71个国家排队加入了“一带一路”。许多国家对这项工程展现出巨大热情,因为它们看到了改善当前处境的机遇。美国提出的替代性计划在资金方面严重不足,不论目前还是在可预见的未来,都无法与中国的巨大投入相比。
 
  长期来看,我认为“一带一路”会取得成功。“一带一路”是一项长期工程,这里的长期不是10年、20年,而是50年甚至更久,这是全世界最不同寻常的使命。
 
  将来有一件事必然会发生。“一带一路”给欧亚大陆带来的转型只会使全球经济中心加速东移。另外一件无可避免的事情是,人民币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重要性将越来越突出,中国在相关项目上的法律话语权将越来越大。
 
  中国崛起是一个伟大的、非同寻常的历史时刻,它背后是世界的根本性转变。西方有种非常流行的观点,认为中国没有真正的创新能力,认为中国善于抄袭和模仿,但无法做出创造性和激进的改变,因此中国无法取得成功。我认为这是个很严重的误解。从1978年开始往后一段时期,中国的确主要靠把现成的技术应用到中国的环境中来,但即便是这种行为,也是渐进式创新。中国社会各个阶层的渐进式创新积累了巨大的创新思维能力。经过了一个长期的积累过程后,中国现在已经具备了极强的创新能力,创造了许多我们无法想象的东西,成为了世界创新大国。美国,尤其是硅谷,可以说在许多领域处于技术垄断地位,但就在很短的时间内,大约就是过去10年里,腾讯、阿里巴巴飞速崛起,基本可以与美国的明星技术企业平起平坐,这个名单里当然也包括华为。随着中国经济竞争力越来越强、迸发出越来越大的活力,美国企业应该投身加入其中,向中国学习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西方对中国崛起的回应很大一部分也应该是向中国学习。
 
  总之,对于西方而言,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何找到另一种与中国打交道的方式。西方不能固步自封,因为情况变了,要学会适应新的世界,要接受中国作为一个实力相当的竞争对手,确定新的交往形式。
 
  演讲稿译文摘自:“观方翻译”微信公号,演讲日期为2月22日,故文中部分数据未更新。
 
  (编辑:刘世东齐磊)
(责任编辑:苏玉梅)
>相关新闻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
网站简介  |  保护隐私权  |  免责条款  |  广告服务  | 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  |  联系我们  |  版权声明
陇ICP备08000781号  Powered by 大西北网络 版权所有  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
Copyright © 2010-2014 Dxbei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
博聚网